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给我们留言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www.66666.com

慰安妇问题的真相

时间:2016-12-07  来源:  作者:

两周后,日本派遣负责人权问题的大使佐藤地前往纽约,要求前联合国女性暴力问题特别报告官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重新考虑其1996年就慰安妇问题所撰写的报告。这份报告非常权威,揭示了二战期间日军逼迫女性充当性奴的手段。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拒绝了这一要求,她表示这份报告的依据是海量的文件资料及日占区受害者所提供的各色各样的证词,不是《朝日新闻》单方面撤回报道就可以推翻的。

不过在今天,日本因慰安妇问题遭到了猛烈抨击。安倍政府竭尽全力粉饰历史,声称慰安妇问题是为败坏日本的国家声誉而编造出来的谎言。对于日军犯下的系统性贩卖、强征慰安妇的罪行,安倍政府矢口否认,暗示这些慰安妇只不过是随军妓女。

慰安妇问题的真相

战争期间的强奸罪行和非法性交易仍然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如果我们希望减少这方面罪行,就不能对安倍政府否认史实的行径坐视不理。联合国安理会各常任理事国都有饱受日军摧残的慰安妇,这些国家必须明确自己的反对立场,抵制安倍政府否认史实的邪恶行径。


现在的安倍政府毫不掩饰其对《河野谈话》的厌恶之情。2007年,在安倍的第一届首相任期里,内阁就发表了两份声明弱化《河野谈话》:没有文件证据证明军方采取强制手段逼迫妇女充当慰安妇;《河野谈话》对政府政策没有约束力。

在位于菲律宾群岛的巴丹综合医院,日本士兵强奸了一名美国护士。狱友们为保护这名护士,剃光了她的头发,并让她穿上男人的衣服。被拘禁的荷兰母亲为了哺育自己的孩子,被迫在爪哇岛上、一座女修道院的教堂里出卖身体。临时医疗船维纳布鲁克号在苏门答腊岛附近被炸沉后,幸存下来的英国与澳大利亚妇女面临着两难的选择:或充当慰安妇,www.2206.com,或饿死在战俘营。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在1996年的那份报告里特别指出“受害妇女虽然来自东南亚的各个不同的地区,但她们给出的‘强征描述’却高度一致。很明显,日本各级军队和政府都有参与强征慰安妇,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

摆在人们面前的现实问题非常严重。由于安倍政府执迷于否认战争罪行,日本除了怀疑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所做的报告之外,还贬斥受害者的证词,对联合国报道不相关的战争罪行的做法表示异议。今年3月,在是否授权联合国调查可能发生在斯里兰卡的战争罪行的问题上,日本投出弃权票,成了G7集团中唯一未予支持的成员国。(加拿大不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但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支持)在官方访问期间,日本外务省政务官木原诚二对斯里兰卡总统说:“我们不准备接受由国际机构起草的、带有偏见的报告。”

淡化1993年的《河野谈话》是安倍政府的关键目标。这份谈话以时任内阁官房长的河野洋平的名字命名,人们普遍将其视为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所做出的正式道歉。在韩国,《河野谈话》特别受欢迎,该国从1910年到1945年一直都是日占区,而慰安妇大多也是韩国妇女。

2014年8月,著名自由派报刊 《朝日新闻》承认20年前所做的慰安妇系列报道存在错误。记者先前的报道以负责招募劳工的吉田清治的证词为基础,此人声称曾在济州岛上围捕韩国妇女,把她们拐到海外当慰安妇。

美国尤其有责任提醒它的盟友 ? 日本,人权与妇女权益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支柱。如果我们不大声疾呼,那我们就是在协助日本否认史实,就是在弱化国际社会为消除战争期间的性暴力犯罪所付出的努力。

中曾根康弘给出的解决方案就是筹建军事妓院(即“慰安所”),并设法拐来了四名印尼慰安妇。由于此举“很好的安抚了士兵的情绪”,这名年轻的中尉在一份海军报告中获得了嘉奖。

日本的官方叙述正迅速脱离史实,他们置在亚太战场遭到强征的慰安妇于不顾,试图把日本人民描述成慰安妇问题的受害者。安倍政府认为如果要恢复日本帝国战时的荣耀,重振当代的民族自豪感,就必须篡改历史。但是篡改历史所造成的影响不止于此。日本不再与国际社会一道为防止践踏人权而努力,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希望外界将其视为负责任的伙伴,协助起诉可能存在的战争罪行。

10月底,安倍政府有了新动作。执政的日本自民党任命中曾根康弘(曾因强征慰安妇受到嘉奖)的儿子,前外交大臣中曾根弘文担任特命委员会主席,负责“考虑具体措施就慰安妇问题恢复日本名誉”。自民党此举并非有意反讽。

出于政治私欲,安倍政府刻意忽视这份涵盖面更广的历史记录,转而在对待日占区韩国妇女的问题上喋喋不休的争论着。在遭到了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的断然拒绝之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叫嚣着要继续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机构里为日本辩护,企图让慰安妇不再被定义为性奴。

1942年,日本帝国海军主计中尉中曾根康弘被派往婆罗洲(现称加里曼丹岛)巴厘巴板市,监督一处小型机场的建造。不过他发现,由于淫乱、赌博、打架斗殴的风气在军中非常盛行,工程陷入了停滞。

2014年6月,日本政府发表了《河野谈话》的调查报告。该报告发现,韩国外交官参与了《河野谈话》的起草;《河野谈话》所倚仗的16名韩国慰安妇的证词未经核实;没有找到相关文件资料证明日本官方曾拐卖妇女。

很久以前,学术界就认定吉田清治的证词是虚构的,但安倍却借着《朝日新闻》撤回报道一事大做文章,谴责“有人造谣中伤,毫无根据地断言日本逼迫妇女充当性奴”,企图全盘否定和慰安妇那触目惊心的漫长血泪史。10月,安倍指示政府“加强引导国际舆论,让日本获得基于客观事实的公正评价。”

在二战前和二战中,从印度洋地区到太平洋地区,许多日本帝国陆海军军官都和中曾根康弘一样,www.2206.com,实行“慰安政策”。无论是在瑙鲁还是在越南,无论是在缅甸还是在帝汶岛,日本侵略者都把妇女当作征服所得的第一批战利品,www.2206.com

让整个印太地区的女性陷入慰安罗网的手段五花八门。事实上,每一块居住地,每一个种植园,每一片日占区里都有被逼充当慰安妇的妇女。无论是安达曼人还是新加坡人,无论是菲律宾农民还是加里曼丹岛上的部落成员,他们在谈到因不堪忍受强奸与掠夺而被迫屈服的时候,所给出的描述都惊人地相似。有些时候,包括被扣押的荷兰男童在内的年轻男性也被拐进慰安所,供日本士兵泄欲。

日本军方认为泄欲有助于提升士气,军事化管理则有助于控制性病。无论是海军还是陆军都犯下了强征慰安妇的罪行。他们贩卖妇女、提供医疗检查、建立收费标准,建造相关设施。后来成为富士产经集团会长的鹿内信隆在部队中上会计课的时候,就学到了该如何管理慰安所,比如说如何确定慰安妇的精算“持久性与易腐性”。

从中曾根康弘于1978年发表的回忆文章《指挥3000士兵的23岁军官》中,我们了解到了他在筹建慰安所的过程中所扮演的丑角。在当时,这样的叙述不足为奇,既不会引起争议,也不会阻碍政治生涯。从1982年到1987年,中曾根康弘一直位居首相高位。

2012年,在再度当选首相前不久,安倍(及四位未来将加入内阁的成员)在新泽西州的报纸《STAR Ledger》上刊登意见广告,抗议在韩国人口众多的新泽西州帕利赛斯公园市竖起慰安妇纪念碑的做法。这份广告坚称,在当时,慰安妇只不过是有执照的妓女。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temp.pl--]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